2018年暮春初夏的夜晚,北京分外热闹。欧冠决赛第一次异地举行,对于球迷来说是一次欢庆,但对于欧足联高层和坐在鸟巢VIP席上的几位来说,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考验。

中国足协认为这是一次向全世界展示中国足球风貌的最好机会,在承办世界杯之前,欧冠先行一步。作为这个世界上影响力最大的俱乐部赛事,这一场决赛能够代表很多的意义——

这是第一次海外欧冠决赛,在经过层层的筛选之后,最终花落中国北京。在鸟巢这座曾闹出不少笑话的体育场,中国人决定洗心革面。

同样的,这也是第一次将录像回放技术加入的欧冠决赛。在两年前的世俱杯上,FIFA率先将此技术投入到了比赛的赛场,两年之后这项制度几经博弈、被推广至全球联赛,而欧足联也迫于因凡蒂诺的,投诚于这一“先进技术”。

6月6日晚6时6分,来自中国的金哨郝俅选择了这样的一个良辰吉时吹响了比赛的号角。

出现在鸟巢的两支球队迅速进入了状态,从左往右攻的,是身穿白色球衣的皇家马德里,而从右往左攻的则是身穿蓝色球衣的切尔西。这支来自西班牙首都的球队和那支来自英国首都的球队,这位皇马的教练齐达内和那位切尔西的教练孔蒂,第一次在欧冠决赛里狭路相逢。

谁也没有退后一步,在遥远的东方舞台,两支球队从比赛的第一秒开始就寸土必争,双方在中场的拼抢更为激烈。切尔西中场大将坎特一如既往不遗余力,覆盖着几乎所有的中场区域,一次次化解着来自皇家马德里的压力。

第11分钟,马塞洛后场长传,双方在切尔西禁区前一通混战,最后,三人倒地。郝俅响哨之后,快步走了过来。

他先是拉起倒地的三人,然后向着坎特掏出了一张黄牌,示意他有手球的动作,这时一向低调稳重的坎特忽然盛怒,他冲向郝俅,拼命指着自己的眼睛,拉扯着身后的球衣,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是在向裁判投诉——“不是的!”

郝俅本着自己的执法态度,怎么理会如此低级的抱怨。比赛从贝尔罚出这记任意球开始改变,威尔士人射出的皮球向着库尔图瓦的右边飞去,那是一个理论上的死角,比利时门将只能徒呼奈何。

一时间,切尔西球迷义愤填膺,电视机前目睹了一切的球迷更是怒不可遏。在鸟巢的蓝军球迷开始冲着郝裁判进行铺天盖地的谩骂和狂嘘。

裁判忽然吹停了比赛,这让齐达内和孔蒂都一头雾水。只见裁判缓步走向场边,低头观看了录像,并和第四官员进行一番交流之后,走向托尼-克罗斯,将黄牌一亮,这时人们才明白,经过录像技术的甄别,坎特洗刷了冤屈。

但此时蓝军前锋张玉宁第一个站出来和同胞裁判交流,问到为什么比分没有改变,郝裁判说:“这是一粒好球,没有误判。”

就这样,带着愤怒的蓝军将士们开始向着皇马的球门发起一波又一波猛烈的冲击,他们要扳回这一粒“莫须有”的进球,要拿下属于自己的欧冠冠军。

比赛第38分钟,切尔西前锋梅西带球突破被瓦拉内破坏,而跟进的8号球员坎特直接迎球挑射,皮球击中横梁后弹进了球门,尽管皇马门将德赫亚奋力将球掏出,但切尔西球员们早已经兴奋地开始庆祝。

这让切尔西球员出离愤怒,看台上的蓝军名宿兰帕德甚至从贵宾席一跃而起,几乎杀到了球场。

此时,孔蒂运用了唯一一次的“挑战鹰眼”机会。随着新技术的引进,门线裁判已经被废黜,取而代之的鹰眼技术需要主教练的主动申请。面对着坎特等人的坚持,孔蒂决定动用自己的权利挑战主裁判的权威。

尽管比赛暂停了4分钟之久,但挑战的结果让全世界切尔西球迷都感到欣慰:郝俅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将皮球放回了中线的平局,双方回到了同一条起跑线。

下半场开始之时,皇马用拉莫斯换下了在上半场有些受伤的瓦拉内,这也是皇马队长时隔两年之后又一次站在欧冠决赛的舞台。

在赛前的采访中,来自中国的记者纷纷问起这场比赛拉莫斯是否还会贡献绝杀时,拉莫斯笑了笑回答:“这不是我说了算的,但是只要皇马需要,我就一定会全力以赴。”

比赛进行得依旧激烈,战术大师孔蒂对切尔西的中场调整十分奏效,在下半场开始的这段时间,切尔西明显占据了上风。

杀死比赛的机会很快到来,比赛第51分钟,切尔西打出精彩的边中配合后突入禁区,阿扎尔的射门被皇马后卫拉莫斯挡出,然后将球交给了门将德赫亚,这时机敏的梅西忽然起跳,面对人高马大的德赫亚,阿根廷小跳蚤将球撞进了网窝!2比1,切尔西领先了!

就在此时,拉莫斯、德赫亚等人却齐刷刷地向裁判举手示意这球是用手打进的,在场边的齐达内也启用了自己唯一一次的“挑战鹰眼”的机会——回放显示得很清晰,梅西面对高高跃起的德赫亚和皮球无能为力,只能用手放在头前。

郝俅在5分钟后宣布比分不变,并给梅西掏出了一张黄牌。出现在鸟巢VIP席上的马拉多纳挠了挠头,用母语鄙夷了一番郝裁判和他的家人。

很快,皇家马德里获得了一次反击的机会,7号球员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带球杀进了切尔西禁区,一个精彩的踩单车过人之后,他获得了单独面对门将的机会。

库尔图瓦出击有些早,但C罗在高速的冲击之后也有些腿软,球稍稍趟大了一些。但是这时狭路相逢,两个人谁也不能收脚,电光火石之间,C罗倒地,球飞出了边界,库尔图瓦举手示意自己没有犯规。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郝俅时,他默默走到了场边,又是5分钟的回放、商议之后,他掏出了本场比赛的第三张黄牌,给了C罗。

连续两次判罚,让皇马和切尔西双方的球员彻底失去了耐心,他们冲向了裁判,极力争取着自己的利益。而场边的球迷开始变得躁动,一方面是比赛精彩纷呈,一方面是裁判频频地暂停让比赛的流畅性变得难以持续。

好在接下来没有发生太多的意外,场上22位球员和场下两位教练的斗法吸引了人们所有的注意力。而裁判的意义,在很多人的眼里已经没那么重要。

精彩的比赛总是流逝得很快,眼看着时间走进了90分钟,场上的比分还是没有改变。虽然切尔西和皇家马德里你来我往仍然精彩有余,但距离进球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火候。

切尔西球员的体力逐渐被消耗,但皇马这边新上场的生力军卢卡斯-巴斯克斯却依旧生龙活虎,他一次次冲击着切尔西已经回收成532的5人防线。所有人都在期待着奇迹,而超长的补时也给了创造奇迹足够的前提。

102分48秒,塞尔吉奥-拉莫斯再一次神兵天降,他复刻了自己在欧冠决赛里的那记头球,克罗斯任意球罚出,皇马队长平地惊雷,力拔千钧!

鸟巢沸腾了,伯纳乌沸腾了,西班牙沸腾了,全世界皇马球迷唱着跳着,看着欧冠绝杀奇迹的2.0版本。甚至有些球迷燃放了事先准备好的烟花,那些如潮水般的祝贺信息已经发到了世界各地。

本泽马、贝尔、C罗拥抱在一起,莫德里奇从替补席狂奔百米冲到了他们面前,他们知道这一路有多么不容易。那些歌声、烟火盛装待席,等待皇家马德里第十二次登基。

郝俅接到助理裁判的建议,在观看了回放之后,决绝地“扼杀”了拉莫斯的头球绝杀。当时那条越位线公分,可就在两分钟之后,郝俅让这条线成为了绝杀与越位之间的天堑。

带着和刚刚切尔西人一样的愤慨和失落,皇马回到了自己的半场,德赫亚坐在了地上,眼泪从喜悦变成苦涩,马塞洛把头埋在了卡塞米罗的胸前,只有齐达内在场边无奈地挥舞着双臂,只留下拉莫斯冲着裁判一次次怒吼——这种从天堂到地狱的转变,实在让银河战舰的众星们无法接受。

接下来等待他们的30分钟的加时赛,比赛还没有结束,说不清楚是郝俅毁掉了这场好球,还是录像回放让这场球赛失去了精彩,但是至少裁判在他们心中已经失去了本来的作用……

——————————————————————————————————————————————————

以上的所有没有可能雷同,这只是一个故事,一个以最新的录像回放技术为核心的足球故事。在刚刚结束的世俱杯比赛里,除去鹿岛鹿角的历史性胜利和皇马的补时无敌之外,更让人关注的无外乎那两次录像回放技术的运用。

在日本鹿岛鹿角和哥伦比亚国民竞技的比赛里,这项技术第一次被使用,那是比赛的第27分钟,鹿岛鹿角队球员在对方禁区内被放倒,但是裁判却没有第一时间判罚点球,反而是在两分钟后,跑到场边观看录像然后决定补罚一个点球。5分钟之后,鹿岛鹿角凭借着5分钟之前创造的点球首开记录,这看起来和曾经的足球比赛格格不入。

无独有偶,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几天之后举行的皇家马德里和墨西哥美洲队的半决赛里。为了世俱杯能够发挥出良好的水平,铁人C罗甚至同意了齐达内的轮休计划,他放弃了与拉科鲁尼亚的西甲比赛,全力冲击这一场发生在东亚的赛事,以拿掉自己“决赛无为”的帽子,但是裁判险些就扼杀了新科金球先生的第一粒进球。

直到第90分钟,金球奖得主才打进自己的第一球,不过在最开始裁判却示意了进球的无效。出于助理裁判的要求,在观看了录像回放之后,黑衣主裁收回了成命,将皮球带到了中圈。这时候,刚刚庆祝完进球的C罗脸上也多了几丝尴尬。

赛后,无论是皇马球员还是欧足联都明确地表示这项技术不会被应用到欧洲赛事,但是随着技术的发展和制度的改革,录像回放技术也许会和门线技术一样被大众所接受,只不过这之间还有着很长的路要走。

如今,国际足联明确规定了录像回放技术的试用条件,即只能在“影响比赛进程”的关键判罚中借助录像回放技术,分别是:判断是否进球、是否应该判罚点球、是否应该出示红牌以及确定犯规球员的身份。但是却没有一个完备的启用流程和补时方案,而且这对于裁判的权威也是一大挑战,人们不再相信裁判,因为他们随时可以被鹰眼挑战。

和虚构的故事中那个郝俅裁判一样,有了这一项锐利的武器,确实能够减少很多误判,但是诚然也会引起很多不满,并且势必会打断足球比赛的流畅性。《阿斯报》甚至露骨地评论:“录像回放技术玷污了世俱杯。”

保守派认为误判也是足球的一部分,这是一个充满人性的游戏,不能让人给机器评判。但是改革派所代表的却是那一部分被伤害的利益,比如英格兰的上帝之手和门线悬案,比如那些曾经被错罚下场的球员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