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第二轮,四支K联赛球队除全北现代1比0取胜横滨水手外,三支面对东南亚球队的K联赛代表全部落败。Big3面对新马泰球队的溃败,让韩国国内震怒,Naver网将这轮惨败称为“K联赛的黑色星期一”。

大邱FC输球首先震动了韩国足坛,他们的对手是新加坡的狮城水手,该队主帅金度勋2020年曾带领蔚山夺得亚冠冠军,曾在申花效力过的前国脚金信煜也在该队效力。

应该说,对于输球,韩国人是没想到的,毕竟,首轮比赛,大邱7比0击败了泰山青年军,而狮城1比4惨败在浦和脚下,其实力非常一般。需要说明的是,本场比赛,金信煜并未首发,归化入籍的韩国球员宋义勇率先破门,迭戈·洛佩斯第70分钟进球后,大邱已放弃抵抗。

全场比赛,大邱控球率高达64.6%,传球成功率83.6%,射门次数比为24比11,角球比为12比3,但射正比仅为7比5。 三球大胜大邱,是新加坡球队在亚冠正赛上第二次取胜(第一次是狮城水手前身内政联2010年4月2比1击败河南)。

去年的足协杯冠军全南天龙输球,并不意外,毕竟,他们是三支输球的韩国球队中实力最差的,而且,对手是拥有主场之利的泰国冠军巴吞联。

三支球队中最不被接受的是此前各项赛事11场不败(8胜3平)的蔚山现代,他们是亚冠冠军大热门之一,但现在连出线都成了问题。

输给柔佛后,蔚山主帅洪明甫承认,球队表现糟糕,结果是过程的正常反应。开场三分钟失球后,蔚山迟迟无法进入状态。下半场换人后稍有改善,也扳平了比分,但终场前10分钟再次失球后,蔚山已经没有时间了。

“这场比赛,我不认为我们能赢,因为两个失球,都来自我们的失误。”洪明甫说。

韩国媒体认为,由于近些年韩国足球在亚冠上表现强势,本轮惨败的反差显得尤为巨大。 毕竟,蔚山是2020年冠军,浦项去年拿到亚军,而且,四支韩国球队去年全部小组出线。

《朝鲜日报》强调,韩国球迷很失望,甚至有韩国球迷在社交网络上留言认为“中国足球没有什么好批评的”,毕竟,号称亚洲一流的韩国足球,同样齐刷刷输给了东南亚足球。

《东亚日报》体育版认为,韩国BIG3在第二轮对东南亚球队全败,极大挫伤了韩国足球的自尊心,直接影响到韩国球队的小组出线形势。

Naver体育以一位韩国球迷的留言作为标题:我们必须记住今天,要认清东南亚足球的急剧崛起,并做好最周全准备。

《》认为,这次东南亚足球对韩国球队的全盘胜利,很大程度上源于东南亚足球近些年积极接受韩国的足球风格,朴恒绪在越南打造了全年龄段更韩式的战术体系,他被整个东南亚足球视为成功的样板;狮城水手主帅是金度勋,队内有金信煜和宋义勇等韩国球员,该队2020年被IT公司SEA集团收购,赛季预算高达300亿韩元(1.55亿人民币),超过所有的K联赛俱乐部,包括全北和蔚山。

令韩国媒体和球迷感到耻辱的是,、ESPN等全球性媒体也关注了“黑色星期一”,强调对于东南亚足球而言,这是“特殊的一天,因为他们取代强大的韩国球队,成了亚冠的主宰者。”

事实上,从2015年开始,东南亚球队逐渐在K联赛球队身上积累信心。泰国的武里南联不仅击败过城南FC和济州联,2018和2019年还在主场连续击杀全北;蒙通联2017年赢过蔚山,清莱联2020年赢过首尔,柔佛同年2比1击败过水原。去年的亚冠1/8决赛,巴吞联面对全北,只是在点球大战中才输球。

《东亚日报》体育版认为,今年的“黑色星期一”并非偶然,炎热潮湿的气候和陌生的草皮,导致韩国球队吃了亏,但这不是主要原因,东南亚足球在个性、团队合作、战斗精神方面非常出色,依靠快速反击和惊人的专注力击败了K联赛球队,“而这些原本应该是韩国人的优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