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滚石杂志》的报道,库里已经接近和安德玛方面签下一份终身合同,这份合同的总价值将会超过10亿美元。众所周知,体育运动员吃的是青春饭,江山代有才人出,但是能够引领风骚的时间,不过区区十几年。追逐最火爆的流量是各大体育品牌在选择代言人上的基本出发点,所以送出终身合同的情况,可以说是非常罕见。能够获得成功的,也是屈指可数。以目前市场占有率最高的Nike为例,从品牌成立至今,也只有两位篮球运动员可以和他们签下终身合同,分别是乔丹和詹姆斯。放眼整个NBA历史,不算还未签约的库里,能够签下终身合同的只有乔丹、詹姆斯、韦德和艾弗森。阿迪达斯方面,罗斯在2012年和品牌方签下的是一份为期14年的合同,而麦迪在今年7月份接受采访的时候是表示,自己和阿迪的合作关系也即将走到尽头,分手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待遇问题。很显然,正如上文所言,一位球星想要在退役之后持续保持极高的带货能力,生涯成就、个人号召力、营销能力和产品力,都不可或缺。能够在退役之后保持极高球鞋销量的,从目前来看,可能只有乔丹和科比,詹姆斯和库里还有待观察。不过在具体的合同金额上,库里的量级,是完全能够和詹姆斯匹配的。在乔丹、詹姆斯、韦德和艾弗森这四位签下终身合同的球员中,韦德和艾弗森的量级无法与Nike的两位天之骄子相提并论。艾弗森所拿到的合同,与传统意义上的终身合同也存在区别。在2001年的时候,艾弗森与锐步签下了这份合同,这份合同可以让他每年可以收到80万美元,到2030年的时候,年满55岁的艾弗森将会拿到3200万美元。韦德是在2018年与合作6年的李宁签下了终身合同,据说还收获了一定的股权。根据福布斯的报道,韦德每年的合同赞助金额为1200万美元。

詹姆斯早在7年之前的2015年,就和Nike签下了一份终身合同。詹姆斯的商业伙伴马弗里克·卡特透露,詹姆斯从Nike这里每年能够拿到超过3000万美元的代言费用,福布斯在一篇报道中给出的具体金额为3200万美元。总计来说,詹姆斯这份终身合同的总价值,将会超过10亿美元。但是即便是詹姆斯,显然也没有办法和“丹子”相提并论。在1984年的时候,当时在球鞋领域还名不见经传的Nike给乔丹开出了一份5年价值250万美元的代言合同。但是想要拿到如此丰厚的回报,乔丹必须要达成三个条件,第一是拿到最佳新秀,并且在三年内进入全明星;第二是三年内个人场均得分必须突破20+;第三个是三年内球鞋销售额不得低于400万美元。结果,乔丹在第一个赛季就达成了前两个条件,关于三年内球鞋销售额不低于400万美元的条款,乔丹在进入联盟三个月之后,就给Nike带来了超过7000万美元的销售额。在1988年,Nike便为乔丹送上了一份终身合同以及4.5%的公司股份。随后,乔丹成立了自己依附于Nike之下的分支品牌JordanBrand,2019年,JordanBrand的销售额达到了31.4亿美元,而乔丹的个人分红收入,达到了1.3亿美元。

对以上这几位拿到终身合同的球员进行分类,最低级的是艾弗森,形式相当于代言合同的延期支付;其次是像詹姆斯一样,赞助费用主要由代言费组成,分红比率远远无法达到乔丹超过六成的级别,暂时也没有自己独立的品牌分支;最高阶的合作方式,就是乔丹与韦德,在拿到股权和高分红的同时,与品牌方合作打造属于自己的个人产品线,韦德是“韦德之道”,而乔丹的“JordanBrand”也就是俗称的“AJ”,则是业内合作教科书与天花板的存在,而这也是库里所期待的合作模式。前TA勇士随队记者斯特劳斯曾经曝光过UA与库里之间的矛盾,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冲突点,就在于库里对于个人Logo的引入。从库里三代开始,库里的团队就开始希望在鞋面上使用库里的个人Logo,而不是安德玛的品牌标识。关于这一点,安德玛的CEO普朗克起初并不同意,再加上他对于特朗普的支持态度,库里与安德玛的关系闹得非常僵硬。根据《滚石杂志》的报道,在2018年的时候,库里曾经威胁离开安德玛,尝试与其他球鞋品牌签约,态度十分坚决。根据当时的报道,JordanBrand便是库里的追逐者之一。考虑到库里之于安德玛的价值,在谈判之后,普朗克同意了库里建立自己品牌的作为安德玛支线的要求。于是到了库里四代,SC30的logo开始取代安德玛;2020年的库里8代则更具备标志性的意义,因为这一年,库里开始为自己的品牌转型铺路,公布了全新的logo,成立了属于自己的CurryBrand。

在接受《露天看台》采访的时候,库里谈到了自己的CurryBrand和JordanBrand的区别,库里表示,这两个品牌在形式上有相似之处,但是关于品牌的意义以及运营的方式和策略,二者可以说是截然不同。对于库里本人来说,推出CurryBrand是非常必要的一步,不仅在于最大化个人的品牌价值,同时也是在为退役之后的品牌发展铺路。和JordanBrand一样,库里需要把一种精神和意识形态注入到品牌之中,让后续被选中的代言人,具有特殊的传承感。就和早些时候签约AJ的韦德、安东尼,以及现在的塔图姆、东契奇、锡安,甚至是郭艾伦,一样,披上“乔丹传人”的名号。库里也是传递了关于这个品牌的景望:总有一天我会淡出这个联盟,品牌成功与否关于与拿了多少个总冠军,有多少的代言人,有多少相似的人加入到这个大家庭中。期待能够在未来,为CurryBrand签下更多不同领域的运动员。以目前勇士队内为例,假设普尔能够在今年或者明年夏天续约留队,成为勇士队未来五年的后场核心之一,再与库里的品牌完成签约,也能够被贴上“正统库里传人”的标签。包括库明加、穆迪、怀斯曼也是一样。除此之外,建立自己单独的品牌还能给库里带来更多的可控性。在2017年,库里在家中召集了一场与安德玛管理层的会面,点名批评了几个参会的品牌方人员,认为他们在库里4的全球推广上出现了工作失误。之前CurryBrand的总经理莱恩·德鲁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道,库里曾经是安德玛的代言人,现在他拥有自己相对独立的品牌,期待能够扩大经营范围,同时高度掌控自己的品牌营销策略。德鲁表示,库里不希望再看到出现库里3代在全球范围内大规模铺货的情况,有些时候甚至可以在某些渠道以半价购入库里的正代球鞋,被视为实战鞋中的廉价货色,团队想要尽可能地去保护库里的品牌价值。

正值个人职业生涯的巅峰,库里还在不断创造自己的纪录,书写自己的传奇,这可以让CurryBrand利用这些瞬间不断地积蓄势能,把握例如三分王、安安庆祝动作、总冠军这些重要的历史瞬间,推出一些畅销的爆款产品。当然了,目前在营销和铺货层面,这个新生品牌还是稍显稚嫩,感觉并没有很好地利用库里创造的这些机会。中国市场正版几乎绝迹,美国市场的货量在起初也是相当紧俏。我们也要给这个新兴的品牌一定的时间和空间,期待它能够在库里的带领之下,发展壮大。从现在CurryBrand的产品上看,你几乎已经找不到任何关于安德玛的品牌logo,当初普朗克反对库里建立自己品牌的理由,不言自明。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能够理解库里当时的愤怒,安德玛在库里巅峰期内的市场推广和商业运营,与Nike和Adidas这样的业内龙头相比,确实存在一定的差距。接受《滚石杂志》采访时,库里表示:“当你为如此大的企业代言的时候,你永远不能凭直觉来做决策。在和普朗克的会议里,我不需要提高自己的嗓门来表达自己的愤怒情绪。”在过去一个赛季,库里个人品牌的出镜率越来越高,安德玛的痕迹越来越轻。和乔丹一样,库里在安德玛篮球的起步阶段加入到了旅程之中,并逐步帮助其发展壮大。接近十年之后,库里用实力赢得了建立自己品牌并且签下终身合同的资格,十亿美元级别的代言费用再加上股权,库里在球员品牌的经营领域超越了詹姆斯,直追伟大的迈克尔·乔丹。董倡硕编辑ZZ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